查看: 2221|回复: 33
收起左侧

[网评聚焦] 刘思敏在中央台继续鼓吹“徽州、黄山分治论”祸患无穷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6-1 06: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会员,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徽州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歙县山里人 于 2016-6-1 07:06 编辑

刘思敏在中央台继续鼓吹“徽州黄山分治论”祸患无穷
      昨晚刘思敏在中央台东方时空栏目,再次提出恢复1987年前的县级小黄山市,“把它独立出去”。鼓吹“徽州、黄山分治论”。这些人也起劲地要徽州复名,图穷而匕首现。徽州、黄山分治论是一种祸患无穷的动议,徽人应群起而攻之————


                                                                                     驳刘思敏等“徽、黄分治”说
                                                                                                    菲   元
      在人们要求敬畏历史文化,不妨恢复徽州的时候,中国旅游报的何礼荪先生、刘思敏先生发文再提“徽州、黄山分而治之”的观点(注)。而稍微了解“徽州”、“徽州文化”, 了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徽州区划纠葛的人都知道,这种观点,是当年刘晖先生主张的翻版,兆“徽州”问题之祸患,行不通,不可取。
                                                                                                   徽州、黄山不可分
      稍微了解“徽州”和“徽之黄山”血脉缘源的人,都知道大量历史文献已明载:黄山作为徽、宁界山,其地理主体部分“悉属徽郡境内”,黄山的历史,自南宋建炎间徽州歙县设立黄山巡检司以来。行政上一直属徽州管辖。黄山历来是徽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重要肌体。不论是明代汤显祖名诗所吟“欲识金银气,需从黄白游”,还是四百年前徐霞客名句所叹“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世人早就公认“徽州之黄山”是一个无可置疑的常识。现在何、刘二位先生却无视历史,不顾常识,误导视听,说黄山是黄山,徽州是徽州,徽州和徽之黄山不属一体,应该分而治之。你们二位的这套高论,有没有问过徽人允许不允许?答应不答应?
      稍微了解“徽州”和“徽之黄山”血脉缘源的人,都知道徽之黄山的文化内涵,其实就是徽州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徽州文化由于历史上中原大移民的社会背景、中原儒学文化的深刻影响,它实质上是中华传统文化特定时段在徽州的厚实积淀,徽州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在明清时期的典型代表,徽州文化的这种与中华中原文化同源共生的特点,黄山的黄帝文化现象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佐证。黄帝在黟山炼丹修行得道升天促成黄山得名的史实,可以说黄帝可能就是徽州历史上第一拨中原移民。黄山的黄帝文化构成徽州早期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至于黄山的开山史和人文活动,则更是与徽州文化的兴盛和繁荣同生共长、不可分割。黄山的开发活动基本上是徽州文化活动的一部分,有的甚至是徽州文化的瑰丽篇章。黄山的黄帝文化,除“太平滚车”“轩辕车会”的民间黄帝祭祀民俗之外,在古徽州各县,农历二月初二轩辕黄帝诞辰日,民间都有各种地域特色的纪念活动。歙县南乡一些北方移徙来此的族姓,至今民间在二月二都要“煎蚕窝”,这是为纪念黄帝嫘祖妃养蚕以丝制衣,期盼蚕业旺盛的古老民俗。黄山南麓徽州潜口上叶古村旁,至今留存着一所“高庙”,所祭的是姜嫄这位黄帝曾孙喾帝的元妃,是祭中华生殖之神、婚姻之神。至于古徽州宗族社会,许多阀阅之家、氏族大姓,几乎都源自炎黄始祖,同根共脉。徽州宗族确是炎黄子孙一脉相传,徽州宗族文化与中华炎黄文化渊源深厚,是血脉浓情。
      徽之黄山的文化内涵,作为徽州文化精华的一部分,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何、刘二位先生文中都推崇徽州文化博大精深,主张要大力承传弘扬,壮大文化旅游。那为什么又要极力将徽州文化精华部分的黄山文化硬加切割,搞“分而治之”呢?何先生不知道历史悠久的黄山文化是徽州文化组成部分的客观事实,不承认世界文化遗产的黄山文化是徽州文化的精华,说“黄山那有什么徽州文化!”主张分割徽州和徽之黄山,说这样就可以推动这一地域的文化旅游发展,如此胡来,岂不是太不负责任?
                                                                                           徽州、黄山不该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人借着邓公号召“徽州要打黄山牌”的机会,积极做起了从徽州分割黄山的勾当。刘晖先生到处宣传“黄山与徽州具有完全不同的历史、地理特点和内涵”,说黄山与徽州历史上根本没有关系,说“徽州文化”和“黄山文化”“风马牛不相及”。1983年搞出的小黄山市,有人想靠黄山资源独家“发财”,把歙县的汤口、石台的广阳划入,割断黄山与徽州的血脉缘源,进而想一统黄山风景区,行政机制颠来倒去,利益博弈暗剑明枪。小黄山市虽然掘得了黄山旅游的第一桶金,但却成了“徽州”区划问题祸患的兆始。当时所谓“黄山世界公园”的鼓捣和炒作,无视徽州之域的社会稳定和民众感受,使“打黄山牌”完全变了味。黄山与徽州被分治的四、五年,黄山旅游发展饱受垢病,更糟糕的是开启了地名重名和地名混乱。黄山本来就是多县的界山,开展黄山旅游的收益,徽州行署域内歙、太等地所有百姓都有权共享,以求共赢。只顾自身小圈子的“吃独食”思维当然会遭到激烈反对。当时省里有领导是明白人,曾明确指出:徽州、黄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徽州、黄山不可分,“你可以不要徽州,但黄山不能离开徽州的支持”,严厉批评了某些人“徽州、黄山”分治的“吃独食”思维。1987年,鉴于当时行政机制的混乱不利于黄山旅游和当地经济社会稳定及发展,鉴于当时仅靠小黄山市根本无法承担“打黄山牌”的重任,国务院撤销了县级小黄山市。
      设县级小黄山市后所带来的鼓捣“徽州、黄山”分治的负面社会效果,已经证明黄山不可能脱离徽州去搞“旅游发展”,“徽州、黄山”不该分。现在何礼荪先生却继续在中国旅游报宣扬当年设县级小黄山市如何正确,“吃独食”如何有味,和人们要求“协调、共享”的发展理念背道而驰。何礼荪先生虽然也说 :“为了能够顺利地解决分治中的利益矛盾,我建议,是否可以考虑在一定时期内,徽州可以从黄山的收益中得到一定比例的分成。”黄山是徽州的一部分,徽、太百姓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黄山的生态保护、旅游发展付出了大力气,作出了大牺牲,理所当然应该共享相关收益,岂要何礼荪先生在这里恩赐和“分配”?
      由于“徽州、黄山”分治的“吃独食”思维不得人心,由于当时行政机制的混乱不利于黄山旅游和当地经济社会稳定及发展,一直和徽州地相邻、人相亲的太平父老乡亲在融入徽州的过程中,已平息了“小黄山市”造成的心理纠结。何、刘二位先生现在又高调宣扬当年的县级小黄山市,还在中央台提出将县级小黄山市恢复起来,独立出去,鼓捣“徽州、黄山”分治,给“吃独食”思维打鸡血,再次挑动区域纠葛的利益矛盾,这不仅违背国务院地名整治精神,而且重启当年区划争端,刘先生意欲何为?
                                                                                   徽州、黄山不能分
      如前所述,徽州和黄山,其地理、历史、文化的血脉缘源,不可分割。黄山是徽州皇冠上的一颗璀灿的明珠,岂能由居心不良者“分治”割离?黄山之与徽州,和西湖之与杭州一样重要,将徽州和黄山割离“分治”,就象要将西湖与杭州割离“分治”一样让人不可思议。黄山主体从来是徽州的有机肢体,黄山开发的历史就是徽州文化史的瑰丽篇章。黄山文化是徽州文化一部分重要精华。黄山的生态保护、旅游发展,离不开徽州之域百姓的倾力付出。就是将来要建“大黄山国家公园”,不论怎么“直辖直管”,即使让联合国来直管,也都无法改变黄山和徽州不可分割的地理历史文化之血脉缘源,也都不能没有徽州的全方位支撑,没有徽州文化山上山下的统一承传弘扬,没有徽州“皇冠”和“明珠”的交相映衬、有机组合,“大黄山国家公园”的愿景只能是一个空想。
     今年国务院地名整顿工作会议要求加强地名文化保护、清理整治“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徽州这样文化厚重的中华地名文化遗产受到国人的特别注目。按国务院有关地名的法规:行政区划“不得”重名,“不要以著名山脉作为行政区划名称”。依法治国、依法规范地名,“黄山”就只能是黄山的专名,“黄山市”很有可能改为“徽州市”,徽之黄山在这个原有区划内名正言顺,将得到更好的保护和更佳的旅游发展。
     何、刘二位先生以拥护“黄山市”改“徽州市”的面目,再提徽州和黄山“分治”的动议,不顾法规有定,还要试图从徽州分割黄山,重搞县级“黄山市”,重挑地域利益矛盾,还说这样可以“各美其美、两全其美”、“徽黄分治好处多”,这是藐视徽人切身利益,睁着眼睛说瞎话。
     稍微了解徽州、黄山、太平地理历史文化演进情况的人都知道,历史和现实早已把三者连在一起,融成一块,不能分开。攥成一个拳头才是未来发展的力量。徽州、黄山如果“分治”,黄山这部分世界文化遗产(徽州文化精华)就被从徽州人为割开;黄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保护弘扬就无从谈起,徽州的发展也会惨遭重创,只能是两相受害。徽人不会上这个当。

      时至今日,恢复“徽州”这样的重要地名,敬畏和保护中华传统文化根魂,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而徽之黄山和徽州的血脉缘源,其不可分割也越来越被人们所认知。何、刘二位的“徽州、黄山”分治说,可以搅混事理于一时,实兆遗祸患而无穷。徽人不喜欢这样的旅游指点者。“徽州”要复名,徽之黄山绝对不容从“徽州”分割出去。

                                        2016年5月22日稿
                                        2016年6月1日晨修改于屯溪宝徽堂

注:见刘思敏:“黄山”与“徽州”可否两全其美,《中国旅游报》2016年4月22日,第3版。何礼荪“徽黄分治好处多”,《中国旅游报》”2016 年5月2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6-1 07: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把黄山从歙县划出是祸端起源。黄山属于歙县管辖有二千多年历史,二千多年太平无事。强行划出歙县,州无宁日,山无宁日。奇怪的倒是歙县从来不争。

黄山市发展经济吊死在旅游一棵树上,结果事与愿违,看今日发达地区,例如义乌,即无文化底蕴,又无绝佳风景,倒令人刮目相看。
徽州甲酒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3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6-1 07: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仙鹤斋 于 2016-6-1 07:04 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6-1 08: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19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6-1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6-1 1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文人,一幅画就可以打倒!我可没说是那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6-1 10: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老喊破嗓子,有中国旅游报厉害吗?话语权掌握在人家手里,他牌子硬!复个屁呀,人家挖了坑,等你来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6-1 11: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文人,一幅画就可以打倒!我可没说是那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6-1 11: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老喊破嗓子,有中国旅游报厉害吗?话语权掌握在人家手里,他牌子硬!复个屁呀,人家挖了坑,等你来跳!


有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6-1 14: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方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QQ| 政策法规|手机版|小黑屋| 故园徽州网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37号 举报热线:1390559096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黄山市故园徽州文化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皖ICP备09029325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